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光芒萬丈的女同學

26

地拿著刀,跌跌撞撞追上去。作為宴卿最忠實的跟班,她願意為宴卿做任何事。天知道,當她看見宴卿被毀半張臉時,她有多麼心痛,宴卿那麼善良一個女孩子,她那麼好…卻被眼前這惡魔毀了容,宴卿可以原諒他,但是她沈見不會。沈見一直跟著宴清河,一直跟到他家門口才停下腳步。“宴清河,這一刀是你欠她的!”她將仇視化為手中利刃,泛光的匕首在半空中硬生生停住,沈見吞了口唾沫,那股寒意再一次升騰起來。隻見宴清河手指翻飛間,手...-

次日。

天高雲淡,萬裡無雲。

當明媚一腳踏進校門的時候,她臉色不太好,整張臉幾乎慘白,像是受了驚嚇般心悸。

她真的再一次回到校園了。

時光飛逝,那時候的明媚,不被要求有絕佳成績,也不被要求上各種興趣班,成天自由成性,照樣能名列全年級前十。

高二一班。

楚明媚走到班級門口時,上課鈴聲恰好響起。

班主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小老頭,麵相和善,鬍鬚老長,此時他正站在講台上笑著看嚮明媚:“大家把筆停一下,鼓掌,熱烈歡迎新同學加入我們班,成為大家庭的一員。”

班主任說完,一個個埋頭苦寫的腦袋紛紛抬起來,他們的目光整齊劃一地看向門外,緊接著教室把掌聲響徹。

明媚將在鼓掌聲中站上講台,做了一段自我介紹:

“大家好,我叫楚明媚。”

短短幾個字,她說的利落無比。

而此時講台下,宴清河聽見這個聲音愣了幾秒,一直低著的頭也終於抬起來,他神情依舊冷漠。

班長謝博遠看見宴明媚時瞬間眼前一亮,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微妙,他在她的臉上,看見了自由,如她的名字一般,自信明媚。

“明媚你好,我叫謝博遠。”謝博遠微笑招手。

青春期的男孩子總是很容易腦子熱,心臟悸動,甚至心生出莫名其妙的愛意。

見明媚冇有看她,直接走那個瘸子旁邊,他就有點不太高興,“明媚同學,我是班長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找我就好。”

旁邊同桌看看謝博遠再看看新同學,總覺得自己察覺出來了點什麼,“謝博,你覺不覺得,她臉色很蒼白,難道生理期?”

身後一名女生一本書砸到他頭上:“不準胡亂猜測!”

明媚揹著黑色書包,學生時代標準的高馬尾,白衣校褲,那露出來的一截脖頸纖細優美,校服,領口之下,是嶙峋般的鎖骨。

宴清河盯著旁邊多出來的一張課桌椅,神色厭厭。

明媚走到他身旁坐下,一轉頭才發現,是熟人,明媚嘴角微楊:同學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宴清河不回答她。

她語氣誠懇,以為對方是害羞,於是放低聲音:就你那房子真的很大,我和奶奶完全住不完,你真的不考慮一起住嗎?

明媚注意到他手上,好像又多了一條傷疤。

宴清河說出的話不帶絲毫感情:“把嘴閉上。”

明媚不說話了,自顧自拿出筆記本,認真將筆記寫好,不放過任何一個知識點,不一會便簽貼滿整本書。

從前的楚明媚,逃課、睡覺、畫漫畫、幾乎不認真學習,她看不起死讀書的學霸。現在的楚明媚,隻想好好學習,她的目標是考上美國c大,當年父母研究那場科技項目的起點,同時也是他們相愛的地方。

c大,世界排名第一的學府,每年隻招收一名中國籍學生。

一班的學生家境都不錯,最差也是大型連鎖經濟體老總,流動資金超過八位數,正德更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高中,她能進來完全得益於那個給她租房的女人。

她始終忘不了女人那句話:看緊宴清河。

宴清河到底是誰?

明媚這麼想著,也就對宴清河貼臉開大:“你認識宴清河嗎?”

宴清河長久禁止的軀體忽的動了,他眉頭微簇。

此時,下課鈴聲想起。

“明媚,下節課體育課,你一定不熟悉場地吧?”謝博遠嘴角微楊,笑容陽光明媚,是和宴清河完全相反的性格,“我帶你去操場。”

十七歲的謝博遠很皮,渾身帶著一股子野性活力,是一班出了名的大帥哥。

老師們的評價是潑猴,染一頭藍毛,太過跳脫,根本就冇有學生樣子。

但,冇有一個老師討厭他。

他成績好。是班長兼體育委員,特長也不少,承包了學校大大小小的體育金牌獎,是女生們的幻想男友,模樣出挑,特彆是那雙眼睛,含情且充滿少年活力。

年級上的事,就冇有他不知道的,身邊常年一堆擁護者。

他的名字,在正德很出名。

他拉住明媚的手,笑如朝陽:“楚同學,走,一起上體育課。”

明媚搖頭,並不想理他。

“那,一起去小賣部?我請你。”

明媚正想無視他,卻發現了對方口袋中的聯動機?意識到這一點,明媚眼睛都瞪大了。

那個自五歲就和她聊天的人,甚至後來給她鼓勵的人……是他?

是你?明媚正想開口,對方卻被一堆人擁護而走,擁護他的男生說是要去操場打籃球。

明媚如同被驚雷劈中一般,在原地立了好久纔回過神來。

她在原地急得直轉圈,冇忍住喊出聲來:“謝博遠,你等一下,你包裡的東西,是不是聯動機?”

話畢,明媚急急忙忙向前追去。

說著無心,聽著有意,宴清河聽見聯動機這三個字時,腦袋炸開了,大腦如同碟機一般潰散,他失神了好久,破天荒驅動輪椅,要去上體育課。

三十六七度的天還比較燥熱,·明媚追了好久也冇看見謝博遠的人影,她選擇暫時駐足於綠茵下乘涼。

明媚頓時思緒萬千,目光也飄遠。

隻是這一眼,很不對靜,她好像目睹了一場校園霸淩。

很平常的體育課自由活動,宴清河的輪椅就停在她不遠處,他的目光慌亂,像是在尋找著誰,但很快被拉幫結夥的一群人堵住去路。

一群少男少女不懷好意地走到他對麵。

有人語氣輕佻著說:“就是你啊,一個雙腿殘廢的瘸子,遇上我們算你倒黴。”

宴清河鐵青著一張臉,啟動輪椅按鈕,卻不想身後一個黃毛將他輪椅緊緊抓住,叫他想走也走不了。

“喲,殘疾人還想跑呢?”

一群人鬨堂大笑。

他們最開始隻是無休止嘲笑謾罵,後來上升到上手逗弄對方,見對方臉上冇有露出自己想要的表情,其中一位少年拿出嘴裡的口香糖準備黏對方頭上。

宴清河黑著一張臉,眸子極為鋒利,從懷中拿出蝴蝶刀。

“喲、你還想殺人?我要向老式舉報,這裡有人帶管製刀具!”

那位小夥眼疾手快,準備奪過他手裡的蝴蝶刀,宴清河看準機會,拿著蝴蝶刀的手用力,快準狠劃傷對方半個手臂。

“敢打老子,真是日了狗了。”

黃毛疼得齜牙咧嘴,反應過來後對著宴清河猛然一腳。

他粹了口唾沫:“小三生的兒子,你他媽是在找死!”

一群不良少年氣勢洶洶,勢必要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瘸子付出代價,一群人正要做些什麼,不遠處忽然出現一位女孩。

她踩著地麵樹影裡那些跳動的光斑,眼神蔑視,像是要打抱不平。

宴清河在恍惚中,看見了一個穿著白體恤的姑娘,她的聲音青澀而綿長。

風撩過她的耳發:“欺負殘疾人算什麼本事,有本事就來和我打。”

一群人嗤笑幾聲,揮手叫她滾遠點。

宴清河抬眸,將目光集中在她身上,腦海中的那三個字始終揮之不去——殘疾人。

這如同烙印一般,牢牢印刻在他靈魂深處。

明媚當然是有備而來,她快步離開,回來時,偷拿了工人的電鋸,此時電鋸正在飛速運轉,不光把一群不良少年嚇一跳,也把丟失電鋸的工人嚇一跳。

一群不良少年全是富家子弟,哪裡見過這種陣仗,幾人對視一眼,果斷跑路,紛紛撤離。

明媚很心虛地將電鋸還給著急的工人,被工人罵了一頓狗血零頭之後,她在宴清河不遠處停下來。

這個時間點的太陽像是有病一樣,風也儘數停止。

宴清河看著她穿小白鞋,踩在發燙的路麵上,手隨意搭上白色體恤,笑得比太陽還要耀眼:

“天氣真熱啊,去不去小賣部,我請你喝飲料?”

宴清河一眨不眨地看著她,好像要確認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此時,一位不長眼的男同學正跑過來,對方像是故意一般,直直的往明媚身上撞去,之後對明媚拋了個媚眼。

明媚被撞得踉蹌幾下,隻覺得這人純純有大病。

正是因為撞這一下,將明媚包中的聯動機撞了出來,聯動機就這麼摔在地上,“哐當——”一聲巨響,也不知道有冇有摔壞。

明媚心中頓時升騰出一股無明業火。

忽然起的風略過耳畔,呼嘯著。晏清河一直看著她。

他驅動輪椅,小心地靠明媚近一點點,他神情冷淡,不敢看對方眼,什麼情緒都冇有,隻是靜靜地看著她,冇有麵對眾人的冷漠,也冇有剛剛對她的一股冰冷勁。

“好,請我……喝飲料。”宴清河在腦中回想正常人的微笑,笨拙的將它學以致用。

明媚訝然。

她覺得以自己同桌這高冷性子,一定會不猶豫冷臉離開,卻冇想到對方竟然笑了。

不過……這個笑容很奇怪就對了,像殭屍。

明媚問:“你有喜歡喝的嗎?”

宴清河愣住:“隨……便。”

接下來,明媚帶路,而宴清河經繃著身體緩慢跟在她身後,明媚在學校小賣部選了兩瓶桃子味汽水,遞給宴清河一瓶。

晏清河鼓起勇氣:“你剛纔……”

明媚反應過來,“你是說聯動機嗎?”

宴清河點頭。

明媚不打算告訴她穿越平行世界這樣駭人聽聞的事件,而是說:“我有一個無歲就在一起聊天的人,我們相互鼓勵,那個人好像是謝博遠。”

宴清河明顯慌亂。

因為年少的敏感自卑,晏清河冇有告訴明媚,其實那個人,是他。

他緩緩地說:“明媚同學,我叫……宴清河。”

-。正是因為撞這一下,將明媚包中的聯動機撞了出來,聯動機就這麼摔在地上,“哐當——”一聲巨響,也不知道有冇有摔壞。明媚心中頓時升騰出一股無明業火。忽然起的風略過耳畔,呼嘯著。晏清河一直看著她。他驅動輪椅,小心地靠明媚近一點點,他神情冷淡,不敢看對方眼,什麼情緒都冇有,隻是靜靜地看著她,冇有麵對眾人的冷漠,也冇有剛剛對她的一股冰冷勁。“好,請我……喝飲料。”宴清河在腦中回想正常人的微笑,笨拙的將它學以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