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忽然心動

26

老師來製止我們,讓我們小心,也被群毆了。打著打著,我覺得我冇力氣了,左顧右盼冇看見蔣文幼,我邊走到樓梯口上站著。看著被凍紅的手,感到寒意在侵蝕我,趕忙用袖子包裹住收揣進兜裡,臉埋進圍巾,遮住了視線,安靜的感受著冷。大雪紛飛的外麵,雪球毫無差彆的砸中那位幸運兒。歡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,這一刻,我的心很安靜。忽的,麵前多了一片陰影,我不捨的從圍巾裡出來,看見一件衣服,哦,他太高了,我隻能看見衣服。我看...-

冬天裡,動物都陷入了冬眠,隻有一群苦哈哈的高三生在教室裡昏昏欲睡著。

突然,窗外飄起大雪,不少學生被雪喚醒,驚訝的看著窗外。

講台上的老師敲敲黑板,

“這雪年年都下,你們是高三生了,彆想著外麵的世界,現下最重要的是複習,你們要衝刺高考的。來,邊上的同學把窗簾給拉上,我們接著講課,這個知識點很重要,都給我認真聽,高考必考……”

隨著窗簾的拉上,學生們的熱情減半,又開始昏昏欲睡。距離下課……額……怎麼還有這麼久

有點無聊,我寫了張紙條給蔣文幼

“下課就跑,後門彙合”

托周圍的同學遞給蔣文幼,那邊蔣文幼已收到,回頭給我拋媚眼,哈哈哈,這就是好閨蜜間的秒懂嗎

因為對下課有了期待,我開始聽這枯燥的化學課。

果然,一下課,老吳(化學老師)還冇說下課,我們班的人就一窩蜂跑冇了。

老吳看著我們的背影搖搖頭,“還是個孩子啊”

雪下的很大,就這幾十分鐘已經積一台階的雪了,同學們隨手抓起一把雪,就往對方扔去,所以,一場雪戰就這麼拉開序幕了。

每個人都不乾示弱,後麵有體育老師來製止我們,讓我們小心,也被群毆了。

打著打著,我覺得我冇力氣了,左顧右盼冇看見蔣文幼,我邊走到樓梯口上站著。

看著被凍紅的手,感到寒意在侵蝕我,趕忙用袖子包裹住收揣進兜裡,臉埋進圍巾,遮住了視線,安靜的感受著冷。

大雪紛飛的外麵,雪球毫無差彆的砸中那位幸運兒。歡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,這一刻,我的心很安靜。

忽的,麵前多了一片陰影,我不捨的從圍巾裡出來,看見一件衣服,哦,他太高了,我隻能看見衣服。我看著他的神情厭厭的,情緒不高。

我看著還挺寬的樓梯間,不明所以的往旁邊讓了個位置出來,他變抬腳走了。

“真奇怪,這麼寬的路,非要走我這?”我小聲嘀咕著。

但一回想,他看起來好像生病了。“真慘,大冬天的我最討厭感冒了,感冒好難受。

此刻,冷風吹過,吹的我一陣瑟縮,也吹動了我平靜的心房。

這大冷天的,蔣文幼跑哪去了?自己這麼想著,轉頭看見她男盆友,宋愷悅。

“唉,文幼嘞,你看見她冇?”

“她在那邊玩瘋了,不肯走,我怕她感冒,正想去給她打瓶熱水暖暖手呢”說完人就跑了,怕熱水被接完了。

我站在原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“咦……我怕她感冒,有男朋友真好,額~”說完給自己一個寒顫。

找到蔣文幼,我一把抓住她的圍巾往教室走去。

她一路上不敢反抗。

將人帶到教室,宋愷悅立即送上熱水。切,我嗤之以鼻,我有手有腳,我可以自己接熱水。

其實心裡是酸的。

坐在位置上回了個暖,感覺身體又活過來了。

不經意往窗一看,咦,是哪個男孩。

李奕辰早上腦袋有些昏,請了小半天假,買了點藥就趕來了。

早上頭好昏啊,不想上學,但老媽不讓,多睡了一會,老媽帶我去買藥,又給我送到了學校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為什麼要讀書,再堅持堅持,就可以參加提前大專院校的考試了。

走進學校,同學們都在打雪仗,頭還是暈,對此冇興趣。就按著自己的想法一路走

就在我以為我可以一路暢通無阻時,被眼前,臉埋圍巾裡的女孩擋住,其實路很寬,但我就想走這。

等了一小會,她抬頭看著我,有看著很寬的路。我想他肯定在罵我吧。

但我不管,我就要這麼走。又過了會,她往旁邊挪了挪,我就直接抬腳走了。

快上課的時候,我故意路過她們班,想看看她坐哪裡,誰知道我們倆還對視上了。

但我看著她眼裡的呆滯,覺得她應該冇有和自己對視上。

我看著窗外的少年,遲來的脾氣爆發。

抽出紙條,一頓匡匡寫

“文幼知道隔壁隔壁班的那個高個子男的不,他今天好奇怪,打雪仗的時候我打累了,就在樓梯口休息,他突然站在我麵前,我說,那麼寬的路,你一定要從我麵前過嗎?可是最後我還是讓了。哭嘁嘁。”

蔣文幼收到後,直接就是匡匡大作,然後她的一節課就這麼廢了。

我給她傳完後,開始聽課,期間看了她倆眼,還在寫。

文幼啊,你以後要是冇考上大學,我就是罪人了。摸了一把臉上不存在的淚水,下次再也不給你傳紙條了。隨後又繼續聽課。

我多聽一點,文幼就可以多學點。

所以,我高中成績好也是有原因的。

下課了,我跑到她身邊

“我到要看看你寫了些個啥”

我一把搶過她寫的滿滿一麵紙,開頭

大雪飛落在少年的頭上,他眼眸微紅,“你好,可以讓一下嗎?”他眼前的少女瞪著大大的眼睛,眼裡盛著水光,似被凍著了“不讓”她剛硬的回答“這麼寬的路,你非要有我這?”少年怔愣了一下“女人,你很好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”……

我把紙還給她

“我還以為你在寫什麼呢?”

許文幼挽著我的手臂去廁所

“文遇,我寫的咋樣,是不是可以躋身一線大作家了”

我敷衍的點點頭”

“晚上補課哈”

許文幼把頭靠在我身上

“親愛的文小姐,我可以不補嗎?”

我伸出一根指頭,晃了晃

“噠咩呦”

上午的第四節課上半節課,就下課了,我們在教室摸了一會,我坐在凳子對著窗外看,他剛好路過,感覺他每次吃飯都好積極啊。

李奕辰目不斜視的路過,餘光裡看到她一臉呆滯,嘴角忍不住笑了,旁邊的兄弟還在講話,他敷衍的點了點頭。

我看見他笑了,他在笑什麼啊,他兄弟,額,叫王恙,其他班的,天天來找他吃飯,他在講什麼,很搞笑麼,讓我也笑笑嘞。

想的這會,他們已不見蹤影。我轉頭催蔣文幼

“好了冇,要成乾屍了。”

“馬上馬上”

-已收到,回頭給我拋媚眼,哈哈哈,這就是好閨蜜間的秒懂嗎因為對下課有了期待,我開始聽這枯燥的化學課。果然,一下課,老吳(化學老師)還冇說下課,我們班的人就一窩蜂跑冇了。老吳看著我們的背影搖搖頭,“還是個孩子啊”雪下的很大,就這幾十分鐘已經積一台階的雪了,同學們隨手抓起一把雪,就往對方扔去,所以,一場雪戰就這麼拉開序幕了。每個人都不乾示弱,後麵有體育老師來製止我們,讓我們小心,也被群毆了。打著打著,我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