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抹殺威脅

26

!無所求?怎麼會無所求!怎麼能夠無所求!溯月激動地瞬移上前,死死地拽住北舒辰的胳膊:“你能幫!”“隻有你能幫!”“神祗告訴我的,隻有你能幫我!”欲言又止,掙紮良久,溯月落下一滴屈辱的淚,開口道:“求……”“求求你了……”而北舒辰並冇有深究溯月的屈辱,落井下石,而是將關注點放在神祗二字上。她眉頭緊鎖地問道:“神祗?”“世人皆知,神祗不能插手人間之事。”“而且,為什麼,祂斷言隻有我能幫你?”聽到北舒辰...-

祁國,神淵謎域中,來自各個宗門的頂尖弟子們正在結隊曆練,如火如荼地尋找著神祗留下的修行機緣,隻要找到機緣並加以參透,就有機會飛昇成神,從而擺脫肉身的種種限製,觸碰真正的、令無數修行者趨之若鶩的終極和永恒。

不過成神絕非易事,祁國上一個飛昇成神的,還是上千年前,戰功赫赫的戰神將軍——肖長卿。

此後千餘年,人、妖、魔三族中,無一成神。

謎域境內,當眾人仔細找尋機緣時,消失了上千年的上古大妖——溯月,於謎域中現世,當眾掠走了近年來聲名鵲起的修行天才,來自逍遙宗(祁國四大宗之一)的宗主親傳弟子——北舒辰,又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溯月將北舒辰帶到一片深邃又混沌的未知謎域,並將其順手甩在謎域中。

隻有金丹境的北舒辰,因強行穿越謎域而靈力混亂,以致昏迷,被溯月甩開後飄蕩在謎域之中,如同精緻、脆弱的瓷娃娃,令人憐惜。

可溯月不是人,是妖,它對這閉月羞花的美人毫無憐惜之意,相反,它惡趣味的從芥子空間中取出一瓢清泉,潑向北舒辰,用最原始的方式強行喚醒北舒辰。

見北舒辰驚醒,溯月滿意的勾起唇角,隻是這笑容中難掩嘲諷之意。

北舒辰驚醒後望向溯月,可溯月並不開口,也冇有行動,彷彿一個獵人在捉弄、戲謔自己捕到的獵物。

北舒辰見狀,收回視線,調整到舒服的姿態,自顧自的閉眼而眠,完全忽略了溯月的存在。

挑釁我?你還不配!

“嗬。”溯月冷笑一聲,又一瓢清泉潑向北舒辰。

北舒辰依舊閉眼,可週身的靈力卻瞬間聚合,用來阻擋清泉。

一人一妖,靈力和妖氣,在謎域中奔湧對撞,誰也不肯退讓半分。

溯月見北舒辰拚死抵抗本不以為意,人族,總是貪生又怕死。

但當北舒辰靈力不繼,燃燒自身心血以供應靈力拚死抵抗時,它開始慌了。

當北舒辰燃燒了1/5的心血,且絲毫冇有收手求饒之意後,它徹底慌了,這個人族究竟知不知道燃燒心血是會死的!

溯月咬牙切齒地撤回了妖氣,它深深地瞪了一眼仍舊閉眼的北舒辰,在平複了心中的憤怒後,狀似輕鬆地開口:“我承認,你有些小聰明。”

“但,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一點小聰明根本不堪一擊。”

“你應當明白,你是我的選擇之一,但不是必選。”

“你我的修為如隔天塹,我完全可以隨意地抹殺掉你,如同踩死一隻無足輕重的螞蟻。”

“然後呢,再挑選一個聽話的乖孩子。”

“你覺得呢?”

麵對溯月的威脅,北舒辰仍舊穩穩地躺著,甚至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見狀,溯月又被激怒了,人族,還真是可惡啊!

可是,又非得是她呀……

沒關係,一點小小的挫折而已。

溯月一邊平複心情,一邊暗地調用妖氣,用蠱惑的聲音再次開口:“其實,我們不必如此敵對。”

“相反,我們完全可以互利互惠。”

“你幫我完成一點小小的任務,而我,則可以實現你的一切心願。”

“功、名、利、祿,不在話下。”

“肉死人、醫白骨,也未嘗不可。”

“甚至,我還可以助你成神。”

“那可是所有修行之人窮其一生追逐的終極和永恒!”

說完,溯月便在暗地冷笑道,它曾經掠奪過海妖蠱惑人心的技能,以它的修為,蠱惑一個小小的金丹境修士那不是易如反掌、手到擒來!

果然,北舒辰被蠱惑著睜開雙眼,露出陶醉的神情,彷彿沉溺在溯月勾勒的美好藍圖中,下一秒就要對溯月言聽計從。

“嗬。”溯月見狀得意地冷笑。

這就是易如反掌,這就是手到擒來!

可它的笑容並未持續,相反,在下一刻戛然而止,僵硬地掛在了臉上,因為本該繼續陶醉的北舒辰突然恢複了理智,望著溯月嘲諷地冷笑道:“嗬。”

她毫不客氣的嘲諷道:“成、神?”

“一個修行了上千年的大妖,自己禁錮修為,不願成神,反而好心地助一個素未謀麵的人族成神?”

“嗯,見你言辭誠懇,對我吐露真心。”

“我大發慈悲地告訴你一個世間絕無僅有的秘密作為交換可好?”

“我,就是神!”

“你信嗎,溯月?”

她根本冇有被蠱惑!

還裝出一副被蠱惑的樣子來欺騙、嘲諷我!

可惡的、見鬼的、惡劣的人族!

溯月再也遏製不住自己的熊熊怒火,它突然暴起,伸手掐住北舒辰脖子,動了殺心:“有些人,其實不必那麼聰明。”

北舒辰被掐地青筋暴起,命懸一線,但仍不以為意。

她擠出一聲冷笑,繼續著她的嘲諷:“嗬。”

她不但不畏懼溯月的怒火,反而火上澆油。

“你真當我不敢抹殺你嗎?”

“哦,抹殺吧。”

“你!”

“耳聾?沒關係。那我再說一遍,抹、殺、吧!”

溯月氣的渾身發抖,此刻,它真的,真的,真的,好想掐死北舒辰!

但,她不能……

良久,溯月鬆開手,死死地盯著正在大口呼吸的北舒辰,然後移開目光,許久又移回目光,鄭重地緩緩開口:“你贏了。”

“我需要你,且隻能是你。”

“你我互利互惠,這次一個字也冇騙你。”

“你幫我完成13個攻略任務,報酬你提,在我能力範圍內的,我,溯月,以元神為誓,承諾幫你,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辭!”

北舒辰看著溯月鄭重的表情,收回了臉上的嘲諷,回覆道:“我信你。”

“但我無所求。”

“我不知道是誰讓你來找我,又向你承諾了什麼。”

“但,我一個小小的金丹境修士,大概,幫不了一個半步成神的大妖。”

溯月見北舒辰拒絕,瞬間道心動盪,因為它知道北舒辰冇有說謊!

無所求?

怎麼會無所求!

怎麼能夠無所求!

溯月激動地瞬移上前,死死地拽住北舒辰的胳膊:“你能幫!”

“隻有你能幫!”

“神祗告訴我的,隻有你能幫我!”

欲言又止,掙紮良久,溯月落下一滴屈辱的淚,開口道:“求……”

“求求你了……”

而北舒辰並冇有深究溯月的屈辱,落井下石,而是將關注點放在神祗二字上。

她眉頭緊鎖地問道:“神祗?”

“世人皆知,神祗不能插手人間之事。”

“而且,為什麼,祂斷言隻有我能幫你?”

聽到北舒辰的質疑,溯月好似一瞬間被苦難壓彎了脊背,它歎了口氣,娓娓道來:“我的愛人溯影,死於上千年前的三族大戰中,被祁國戰神肖長卿一箭穿心!”

“我愛她,我不能冇有她!”

“我本欲殉情,可她的死前意願是希望我放下仇恨,好好活著……”

“於是,上千年來,我一直尋找著複活她的方法。”

“隻要她能重新活過來,以命換命我也心甘情願!”

“最近一次,我以上萬生靈為祭,欲用禁術重塑溯影之靈。”

“很顯然,我又失敗了……”

“萬念俱灰之際,神祗的一縷神力找上了我,祂聲稱被世間有情人所感動,願意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“隻要我幫祂完成13個攻略任務,祂就用神力重塑溯影之靈。”

“而,完成攻略任務的人隻能是你,逍遙宗宗主的親傳弟子——北舒辰。”

北舒辰聽完溯月的話,欲言又止。

溯月見狀露出一抹苦笑:“我也知道這事聽起來一點也不靠譜。”

“神祗須斷情絕愛,又怎會在乎有情人。”

“但,我不會認錯神力,也不會認錯祂。”

“我不在乎祂的目的,我隻要溯影回來!”

“隻要溯影能回來,祂要我去死我也不會眨一下眼!”

北舒辰拍了拍又激動起來的溯月的肩膀,安慰道:“溯影會回來的。”

溯月的眼珠瞬間亮了,眼帶希冀又害怕失望地望向北舒辰,像個期待主人帶自己出去玩的可愛小狗:“你答應了!”

北舒辰被溯月希冀的眼神戳中萌點,微笑著點頭。

然後,下一秒,冇有任何遲疑,不做任何準備,北舒辰被溯月傳送到一方小世界中。

真是該死呀,溯月!

-溯月落下一滴屈辱的淚,開口道:“求……”“求求你了……”而北舒辰並冇有深究溯月的屈辱,落井下石,而是將關注點放在神祗二字上。她眉頭緊鎖地問道:“神祗?”“世人皆知,神祗不能插手人間之事。”“而且,為什麼,祂斷言隻有我能幫你?”聽到北舒辰的質疑,溯月好似一瞬間被苦難壓彎了脊背,它歎了口氣,娓娓道來:“我的愛人溯影,死於上千年前的三族大戰中,被祁國戰神肖長卿一箭穿心!”“我愛她,我不能冇有她!”“我本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